關於部落格
  • 333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絕對音感

1770年耶穌受難周的一日,年僅14歲的莫札特在羅馬的西斯汀(Sixtin)教堂裏,傾聽著名作曲家聖額沃略(Gregorio Allegris)的作品--«求主垂憐經»(Miserere)。莫札特聽完後,覺得這音樂太美了,於是他開始嘗試著把它寫下來。憑著記憶,他一個音符一個音符寫下去,每個聲調不高不低,竟與他在教堂裏聽到的完全一樣。 這位年輕的作曲家具備一般常人所不具備的稟賦:絕對音感。所謂絕對音感,就是在不看樂譜不用樂器也不與其他音符作相對比較的情況下,聽出絕對音高的能力。(大多數的普通人只能辨識音與音之間的相對音高關係) 中國人更具絕對音感 絕對音感,這種貝多芬(Beethoven)和哈恩黛爾(Händel)都曾經擁有的天賦,在多數人看來,是一種奇能。而事實上,只有萬分之一的人具有絕對音感,這無疑是一種神奇的現象。 一個叫戴安娜的人,曾嘗試去探索這種多年以來被稱為“特殊天才”的奧秘。她全名叫戴安娜•多伊奇(Diana Deutsch),是聖地牙哥加利福尼亞大學(kalifornische Universität San Diego)的音樂心理學家。她曾做了如下實驗:對北京一所高等音樂學院的88名一年級學生與美國紐約州羅徹斯特(Rochester im Staat New York)一所高等音樂學院的115名一年級學生分別作了絕對音感的測試。測試結果表明,52%的中國學生具備絕對音感。相比之下,具備絕對音感的美國學生只有7%。 語聲如歌 對這個測試的結果,該作出如何的解釋呢?音樂心理學家把它歸因於測試者的母語。中國學生說漢語,而漢語是一種所謂的聲調語言。在中文裏,聲調的不同決定了語義的不同。比如ma這個音,根據聲調的不同,可以有媽、麻、馬、罵四種不同的語義。中國人在日常生活中,必須把這種很細微的頻率差別分辨開來。 事實上,專業的音樂人士早已觀察到,在中國出現絕對音感的頻率要遠遠多於西方國家。而加利福尼亞的音樂心理學家則首次以實驗對此做出了證明。女音樂心理學家從前面的試驗得出結論:中國人的這種優勢要歸功於他們的語言。 戴安娜要求說漢語的人,對相同的十二個詞,在數日內每隔一定時間朗讀一次。測試者以幾乎相同的頻率重複它們。“顯然,他們在說話的時候運用了絕對聲調記憶。”戴安娜解釋說。從中國與美國學生的比較研究可以得出,這種能力在多數情況下可轉移到音樂上來。 每一個嬰兒都可以學習一種聲調語言。現在問題在於,是不是我們中的每一個都擁有絕對音感的資質。一個直截了當的回答當然是肯定的!威斯康新大學的心理學家珍妮•薩夫蘭的研究結果表明:所有剛出生的嬰兒至少都有具備絕對音感的潛能。 儘管如此,如果人類不去使用它的話,便會失去它。對於語言和絕對音感之間的關聯,哈佛大學的德國神經學家哥特弗萊德•施牢格(Gottfried Schlaug)表示:對於具有絕對音感的音樂家,他們的左側腦部額葉區域相對較大,而這一部分也是用來處理語言的。 一個嬰兒一個鍵盤 那麼,少數具有絕對音感的歐洲人是如何獲得這種特殊能力的呢? 在語言掌握的過程中有一個關鍵階段,而獲得絕對音感的過程與此相似,戴安娜如此解釋說。這個過程一直持續到6歲。孩子開始上音樂課越早,獲得絕對音感的機率也就越大。對於那次紐約實驗,在6歲之前開始演奏的測試者當中,有14%的人擁有絕對音感。 這位元音樂心理學家建議,如果西方世界的父母們想讓自己的孩子具備絕對音感的才能,可以給孩子一個彩色的鍵盤。小孩子敲擊某一個鍵,那麼他就會把某個音和某個特定的顏色聯繫起來。而向樂譜的轉移在孩子長大以後就不會有任何問題。這樣,歐洲人便能夠向擁有莫札特的聽力靠近了一步,而這一步對於多數的中國人而言,早已成為事實。 卡塔琳娜•克哈默(Katharina Kramer) 資料來源:NZZ周日版 張紅譯 轉貼自奇摩知識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